首页 家电资讯 创业交流 农业信息 旅游资讯 科技资讯 养生资讯 时尚资讯 面试技巧 故事会 服装服饰 新能源 it资讯 更多
首页 » 故事会» 内容正文

下一个是你(一)

发布时间:2020-06-19 17:08:03

下一个是你(一)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章

第一节地狱之门

林秋打开了电脑,他准备上网查一下资料。

女友白月正半躺在床上看书。

他习惯的打开了浏览器,忽然,一个名为“地狱之门”的网站跳入他的眼帘,他不由得一怔,他记得他一直都是把新浪网设为首页的,怎幺默认首页突然变成这个鬼气森森的神秘网站了?

“白月,你登录过这个网站吗?”林秋指着电脑屏幕问女友。

“没有,我从来不上这种鬼鬼怪怪的网站,你知道我怕鬼的。”白月起身瞧了一眼电脑屏幕,懒懒的应了一声,又躺了下去。

其实,网上这种有关灵异鬼怪的网站很多,并不值得什幺大惊小怪。林秋刚想把这个网站关掉,忽然屏幕上冒出的一行字却把他吸引住了: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这个网站的背景与大多数的灵异鬼怪网站一样,是鬼气森森的黑色,“地狱之门”四个字闪着鬼火,忽明忽暗,像幽灵一样闪烁着。网页中这个噩梦直持续了十年,基本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样的梦,每次从梦里惊醒,陶希云都觉得了恐惧和无助。从小听奶奶讲,蛇是十分有灵性的动物,爱憎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所以直他都对蛇怀着敬畏,自己当年也并没有真心想伤害那条大蛇,只是这切都发生了,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就算再恐惧又能怎样呢?间是一个狰狞、恐怖的蓝骷髅,骷髅的两只没了眼珠的眼睛,显得黑洞洞的,异常的诡秘深邃,好象深不见底。林秋把鼠标移到骷髅的左眼的时候,突然跳出一只眼珠,那是一个按钮,上面写着“地狱之路”。再把鼠移至右眼,同样跳出一只眼珠,也是一个按钮,上面写着“鬼友俱乐部”。而刚才那一行字是从这个骷髅的嘴巴里吐出来的。

这是一行白色的字,这行字由远及近,慢慢的变大、变粗、变得怪异起来。林秋看着看着,不禁感到有点恐惧。

“呜呜呜”

突然,一声凄凉的女人哭声从房间的某个角落里传了出来!那哭声断断续续、忽高忽低、充满凄凉和幽怨,在这个黑色的夜晚里,令人毛骨悚然,恐怖异常!

白月吓得惊叫了一声,颤颤抖抖的拉起被子一下子蒙住了头,手里的书也“啪”的一声,滑到了床底下。林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哭声吓得浑身哆嗦,他睁大了一双恐惧的眼睛,四处打量,在寻找哭声的来源。

忽然他的眼睛盯住了放在电脑桌底下的那只黑色的音箱。

这恐怖的哭声正是从那个音箱里传出来的!他颤抖着手准备把音箱关掉,猛然看见电脑屏幕上的那一行字一下子变红了,红得令人发冷!最后,那行字逐渐的化作一滴滴鲜血,很快便染红了整个屏幕!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突然止住了哭声。音箱里传出了一个极其低沉恐怖的声音:“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话音刚落,整个屏幕一黑电脑自动关机了!

林秋脸色惨白,额头冒着冷汗,呆呆的坐着,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

“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他的脑子里一直在回荡着这个可怕的声音。

“林秋,你,你怎幺了?”白月惊魂未定,战战兢兢的坐了起来,眼睛中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没,没什幺。”林秋这时才回过神来,盯着面前一片漆黑的计算机屏幕,心里还隐隐的感到一丝恐惧,“这是什幺鬼网站,吓死人了!”

“以后不要再看这个网站了,我好害怕!”白月低低的啜泣起来。她真的吓坏了。

“不看了,再也不看这鬼网站了,明天我把它彻底删掉。”林秋坐到床上,搂着她不住颤抖的肩,安慰着她,“别害怕,这只是某个无聊的网虫搞的恶作剧!”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林秋打开音响,放了一段优美的轻音乐,房间里顿时又恢复了往日的温馨。林秋坐在床头,白月依偎在他的怀里,静静的躺着,她的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

林秋爱怜的抚摸着白月那一头芬芳的秀发,她是那样的纯洁美丽,那样恬静迷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在林秋的眼里,白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他很爱她。

林秋皱着眉,眼睛无神的望着窗外。窗外一片漆黑,不知何时天空已经飘起了绵绵的雨丝,窗外的树影在夜风的吹拂下,影影绰绰,形同鬼魅。

他的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有一丝不安,总觉得今夜会出什幺事。他不自觉的又把眼光移向那台刚才莫名其妙的自动关机的电脑,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它为什幺会自动关机,这种情况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突然,他又想起了那个恐怖的网站、那个狰狞的蓝骷髅、那凄凉幽怨的女人哭声、那鲜血横流的电脑屏幕,想起了那句恐怖的话: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针正好指向十一点。

白月蜷缩在他的怀里,早已安静的睡熟了。

林秋关了音乐,熄灭了灯,怀着一丝隐隐的不安,躺在白月的身边,轻轻的搂着她,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节惊现蓝骷髅

窗外,雨似乎越下越大,淅淅沥沥的打在玻璃窗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夜像被泼了浓墨一样,黑沉沉的,犹如躲在暗处的魔鬼一般,随时可以吞噬这个世界。

墙上的钟在“嘀嗒嘀嗒”的走着,似乎它每走一步,离恐怖就近了一步。

迷迷糊糊中,林秋似乎感觉到有一个人走进了他们的房间,如果感觉不错的话,这是一个女人。他似乎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阴飕飕的寒气,这股寒气慢慢的浸透了他的全身,他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他努力的挣扎着,想挣开眼睛,然而双眼像被胶布粘住了一般,丝毫睁不开。那个女人一步步的走近他们的床,她的脸很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头发篷乱,一身蓝衣,眼睛里似乎充满了仇恨的火花。她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很明显,她的目标是白月,她要杀白月!

“不要!”林秋大叫一声,“嚯”的坐了起来,他慌忙钮亮台灯,发现自己浑身冒着冷汗。

“林秋,你怎幺了?”白月被他惊醒了,坐起身来,疑惑的看着他。

“没,没事,刚才做了个恶梦。”林秋脸色有些苍白,突然他奇怪的问白月,“你没事吧?”

“我好好的呀?你为什幺这幺问?”

林秋沉默不语,他下意识的巡视了房间一圈,没发现什幺异样的东西。忽然,他的眼睛停在了房间的一个窗户上,有一扇窗不知何时竟然被风吹开了!不,不可能是风吹开的!因为外面下雨,他记得睡前所有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即使再大的风也不可能吹得开。

林秋盯着那扇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窗户,心里一下子充满了恐惧感!

“叮呤呤叮呤呤”

客厅外面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尖锐的铃声在这个寂静的午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甚至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午夜凶铃”?林秋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个念头,心里微微颤抖。白月也被这午夜电话铃吓呆了,什幺人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别怕,我去看看。”林秋起身披衣,拉开房门,来到客厅。

电话铃还在不断的响,响得让人心里发毛。

林秋强压住心里的恐惧,猛的抓过话筒:“喂,你是谁?”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过了一会,便响起了“嘟嘟”的盲音。

林秋放下电话,脑袋里一片混浊,手心全是汗水,他失魂落魄的在客厅里走了一圈,那个电话再没响起。于是,他关掉客厅的灯,准备回房。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尖叫起来。林秋顾不上开灯,一步跨过去,抓起话筒,愤怒的吼了一声:“你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依然寂静一片,林秋几乎要疯了,他实在是受不了!

“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极其低沉恐怖的声音!这个声音与刚才从电脑音箱里传出来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这个熟悉而又充满恐怖的声音令林秋几乎要崩溃。

“你,你是谁?”

“嘟嘟”

对方没有再说话。

林秋一下子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眼死死的盯着电话机,他既希望又害怕它再次响起。

突然,一双手搭在了他的那人没有接过他的打火机,而是继续对他说道:"先生,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我想抽根烟,但是没有带火来。"肩上,他浑身一颤!猛的转过头来,是白月。

“谁的电话?”白月把脸贴着他的头,温柔的问。

“一个奇怪的电话。”

“她说什幺?”白月把客厅的灯重新打开。

“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白月心里一哆嗦,眼里露出恐惧之色:“这,这不是刚才电脑里面传出来的那句话吗?”

“别害怕,也许,也许是有人搞恶作剧。”林秋安慰着白月,突然,他好象记起了什幺,“白月,现在几点了?”

“两点。”

“哦,没事了,咱们回房睡吧。”

“我上一下卫生间。林秋,你要等我。”

“好吧,我等你。”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林秋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他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窗外,是沙沙的雨声,被风吹动的树枝,影影绰绰,形同鬼魅。

“救命啊!”

突然,卫生间里传出了白月充满恐惧的尖叫声!

林秋一跃而起,直奔卫生间。

“白月,白月,出什幺事了?”

“林秋,你快来,快来看啊!”

林秋奔入卫生间,发现白月靠在墙上,脸色苍白,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颤颤抖抖的指着卫生间的镜子。

林秋一看,头发都竖起来了!

镜子上出现了一个狰狞恐怖的蓝骷髅……

第三节蓝衣女人

H市《都市快报》新闻中心办公室。

林秋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怔怔的发着呆。他是该报要闻版的记者。他已经发了大约30分钟的呆了,他的精神萎靡到了极点,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感觉要从脖子上掉下来。

昨晚一系列的恐怖鬼怪事件搅得他一你可以想象得到我当时是怎样地把午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的,在心脏的剧烈跳动中,慌乱的我急忙把电话压下,并且拼命地掐下大腿。每当我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时,总要掐下大腿,借以证实自己是否在做梦,做梦的时候不会疼痛。可惜,这拼命的掐把我痛得只有挤出几滴可怜的眼泪后才能平静下来,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疼痛而终止。夜难眠。那个突然出现在卫生间镜子上的恐怖蓝骷髅任凭他和白月怎么擦洗都洗不掉,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天亮后它竟然自动消失了。自从那个恐怖的蓝骷髅出现后,他和白月再也不敢入睡,诚惶诚恐的在客厅里坐了一夜。

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要闻部主任一个电话把他叫了过去。有人报料,在H市一个比较"司机停车!!!!"我大喊,车子停了下来,我拼命地跳了下去,踩了个空,重重地摔在了水坑里,我顿时失去了感觉,只恍惚间发觉自己在飘。偏远的郊区农村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凶杀案,报社高层马上把这一线索交给了要闻部,要求必须弄到独家的东西,明早发头版。这条新闻的采访任务就落到了林秋的头上。

林秋强打起精神,拎起采访包(包内有数码相机、采访录音机等器材)便冲出了报社。

由于案发的地点离市中心比较偏远,所以往返只有一路公交车。林秋赶到车站的时候,刚巧遇上一班开往郊区的公车,他赶紧上了车。车上人不多,去郊区的人本来就少。林秋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不一会儿便昏昏乎乎打起了盹。

车子开得很快,迷迷糊糊间林秋感觉车子停了下来。他微微的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有乘客半途下车。正当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林秋不经意间往车窗外瞥了一眼,这一瞥令他心头大骇!原来他发现,路旁的站牌下站着一个身穿蓝裙子的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面无表情,眼晴冷冷的望着他。当林秋的目光与那个女人的目光相接触的瞬间,林秋感觉到她的眼睛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显得异常的诡秘和深邃,令人不寒而粟!

车子马上开快了起来,林秋转过头来往后面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人依然死死的盯着他,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林秋再也不敢打瞌睡了,此时车上只有三四个人了,车子已经远离了市区。林秋在努力的回忆着刚才那个女人的脸,渐渐的那个女人的脸越来越清晰,林秋的额头早已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的心脏在剧烈的颤抖着,眼睛里一下子布满了恐惧。他已经想起来了,刚才那个女人正是昨晚梦里要杀白月的那个蓝衣女人!

车子终于到达了终点站,只剩下林秋和另外一位中年男子。今天的天气异常的阴郁,天地一片灰朦朦,四周是一片肃杀的深秋景色。林秋看了一下表,已经十点多了。他匆匆忙忙的赶往案发地点文豪村。文豪村原来叫做坟头村,由于村名不吉利,因此,便根据谐音,把村名改为文豪村了。

林秋赶到的时候,警察正在忙着勘察现场,许多村民在不远处围观。这个案子表面看来并不算是什么离奇凶杀案,充其量只是一桩强奸杀人案,只不过歹徒作案的手段太过残忍而已。被害人是一位22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她的脸被歹徒用利刃刮得面目全非,双眼的眼珠也被挖了出来,更为残忍的是女孩的双乳乳峰也被歹徒凶残的割掉,阴部也被歹徒用刀捅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看着那个可怜女孩面目全非的尸体,林秋对那个丧失人性的变态狂恨得咬牙切齿。他向警察表明了身份,取得了采访权,他对着现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向一位警官询问了一下案子的情况,由于案情还待进一步的调查,所以,警察没有向他透露过多的资料。他又采访了几位围观的群众,所获资料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价值,看来明天的头版是发不了了。

林秋看看实在是没有什么材料可挖了,便打算回去。忽然,他想起有一位儿时朋友的家就住在这个村子里,反正稿子明天才发,不急着回去,于是他打算到那位朋友家去看看。

这个村子虽然处于H市的郊区,但似乎没有沾到该市的光,整个村子还是比较贫困,住瓦房的人比住平房、楼房的人多。林秋的朋友叫林忘仇,他也想不明白,那小子的老爹为什么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他们俩是儿时的伙伴,十几年前他们同住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后来,不知何原因,都陆续搬到H市来了,同时搬来的还有好几家,都是旧时的邻居。林秋家当时家境较好,所以搬到了市区住,而林忘仇家当时较穷,只能搬到郊区农村来住。

林秋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来这里了。他记得林忘仇家住在村西,他们家当时住的是瓦房。林秋很快便找到了林忘仇的家,发现他们家已经盖了一幢漂亮的两层小洋楼了。

时值中午,他们全家人正在吃午饭。看见林秋的到来,赶忙请他进屋,拉他入席一起吃饭。必竟是老邻居,林秋也没有太多的客套,便坐下来与他们一起吃饭。席间,林秋发现,林忘仇一家似乎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每个人的脸上都愁云密布,郁郁寡欢。

饭后,林忘仇拉着林秋,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他的神色显得异常的凝重,他把房门牢牢的关上,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林秋。

“忘仇,你怎么了?”林秋疑惑的问道。

林忘仇给林秋倒了一杯开水,坐到椅子上,沉默不语,好像在回忆着什么事情。林秋不解的盯着他,突然,他从林忘仇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和巨大的痛苦!林忘仇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却始终难于开口,脸上堆满了痛苦的表情。

“忘仇,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别害怕,我会帮你的!”从林忘仇的脸上,林秋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你帮不了我的!”林忘仇突然痛苦的垂下了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林秋着急了起来。

沉默了良久,林忘仇抬起了头,脸色似乎平和了许多,好像刚刚从一种巨大的恐怖中挣扎出来。

“我,我看见了……”

“看见了什么?”林秋的呼吸有些急促,他隐隐的感到有一丝不安。

林忘仇的脸上刹时又堆满了恐惧,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我,我看见了蓝骷髅!”

林忘仇话音刚落,林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蓝骷髅”三个字犹如三把锤子重重的锤在他的心脏上,他浑身一哆嗦,手里的水杯一下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林秋强压住心里的恐惧和不安,故作镇静的问林忘仇:“你什么时候看见了蓝骷髅?在哪里看见的?”

林忘仇灰复了冷静,他点了一支烟,缓缓的说道:“前天夜里,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两点的时候,我房间的电话突然莫名其妙的响了起来,第一次响是我妻子起来接的,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它又响了起来,我有点恼火,深更半夜的谁这么无聊这时候打电话来,分明是找骂,于是我便起床接了电话,本想骂对方一顿,但是却没人说话,正当我气恼的想搁下话筒时,电话里却传来了一声极其低沉恐怖的女人声音,她只说了一句话便挂了电话。”

“她,她说了什么?”林秋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啊!”林秋一下呆住了。

林忘仇想不到林秋这么胆小,心里嘀咕着,看你吓成这个样子,还说要帮我。他不理林秋的表情,继续缓缓的说道:“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也许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在搞恶作剧。这么一想也就不怎么放在心上,继续上床睡觉。然而……”说到这里,林忘仇的眼睛里似乎又闪过一丝恐惧,夹着烟的手也颤抖了一下,他猛的吸了一口烟,强压住心里的恐惧感,继续说道,“然而,当我刚躺下不久,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在哭,那哭声忽高忽低,充满了凄凉和幽怨,一会儿像是从客厅里传来的,一会儿又好象从旷野外飘来的,令人毛骨悚然,恐怖异常!”林忘仇顿我在这里熬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两个小时,服务员勤快地替我续了次咖啡,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摊在桌上未完成的小说。了顿,夹着烟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他在尽量掩饰着脸上的恐惧表情,继续缓缓的说道:“当时,这哭声令我们感到很害怕,妻子叫我出去看一下究竟是什么人在哭。于是,我起床拿着手电筒下了楼,此时哭声却突然停止了。我到外面屋前屋后的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人,也没有再听到哭声,我便把院子的大门牢牢的关紧,回到了屋里。”

林忘仇把烟头狠狠的摁灭在烟灰缸里,由于手颤抖得厉害,差点弄翻了烟灰缸,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回到屋里,正好想小便,便到卫生间去,当我小完便,准备洗手时,突然发现卫生间的镜子上出现了一个狰狞恐怖的蓝骷髅!当时我吓得魂都飞了!恐惧得大喊大叫起来,把全家人都惊醒了,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想把这个可怕的东西擦掉,然而,无论我们怎么擦它总是擦不掉,幸亏天亮后,它便自动消失了。”

说到这里,林忘仇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脸上表情显得很痛苦。他重新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继续说道:“本来以为,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谁知,谁知昨天夜里,我又听到了那个女人在哭,又看到了那个恐怖的蓝骷髅!”林忘仇痛苦的垂下了头,一只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林秋脸色苍白,怔怔的发着呆。他南坪在十多年前还只是个小城而已,大多的都是农村,现在已是高楼大厦遍布,住宅区紧密,但每个小区之间有的只相隔很窄的车道而已。我的车现就驶在小区去南滨路的小公路上。不敢向林忘仇说他也遇到了相同的恐怖事件。他有一种预感,也许恐怖才刚刚开始,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外面的天空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林秋打算回去了,他叫林忘仇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即给他打电话。林忘仇把他送到楼下,他刚走到院子大门的时候,正巧遇上了从外面回来的林忘仇的父亲。

“大叔,我回去了,您有空就到我家坐坐。”

“小秋。”

林秋刚走出几步,林忘仇的父亲突然喊住了他。他回过头来,发现林忘仇父亲的眼神异常的复杂:“大叔,您有什么事吗?”

林忘仇父亲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哦,没,没什么事了,你快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上小心点。”

“我知道了,谢谢大叔的关照,您要多多保重!”

林秋一边走,一边沉思,他觉得林忘仇的父亲似乎有话要对他说,但又说不出口,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当他走出老远,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林忘仇的父亲依然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他。

很快,林秋已经来到公路旁的候车亭下,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候车,公路上现在也没有了人。深秋季节,似乎夜晚来得特别早,还不到六点,天色已经变得灰朦朦的了。天气似乎也变冷了许多。林秋裹了裹风衣,向来路张望着,期盼公交车快点到来。

他极力的压抑着不去想那些恐怖的东西,但是脑海里总是不自觉的闪现出林忘仇那痛苦的表情、那充满恐惧的眼神。突然,他又想起了早上来时途中遇见的那个神秘可怕的蓝衣女人,似乎她此时就躲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冷冷的看着他。

正当林秋徘徊不定、惴惴不安的时候,最后一班公交车终于到来了,车停了下来,陆陆续续的走下几个乘客,都是一些文豪村的村民。

当最后一个乘客缓缓走下车的时候,林秋心头大骇,脸色都变了!

第四节车上惊魂

林秋做梦也想不到,最后一个下车的乘客竟然是那个神秘的蓝衣女人!

她的脸很苍白,冷冷的看着林秋,一双眼睛显得异常的诡秘、深邃。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气,那股阴飕飕的寒气直向林秋逼过来,令他感到一阵的颤栗。

林秋不敢正视她的脸,逃命似的跳上公车。车上只有他和司机两个人。

车子启动了,林秋不敢向后看,但是他可以感觉到,那个蓝衣女人一直在死死的盯着他。他一想个漂亮的中年女子凭空出现在我的身边,身上穿着医生的制服。到那个女人苍白冷漠的脸,那双诡秘深邃的眼睛,他就不寒而栗,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夜幕降临了,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天空又飘起了绵绵的阴雨。路上几乎没有了什么车辆和行人,司机在全神贯注的开着车。林秋一直看不清司机的脸,因为他从来没有转过头来,好像车上除了他根本就没有人了。整个车厢显得空荡荡的,空虚得令人害怕。

天已经完全黑了,司机却没有开灯,车厢内一片黑乎乎。在黑暗中,林秋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冷冷的盯着他,似乎那双可怕的眼睛就在他的后面,他感到脊背一片冰凉,直冒冷汗。

他连忙喊司机开灯。

“灯坏了。”司机阴阴的应了一句,依然没有转过头来。

林秋觉得那司机有点古怪,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恐怖。他无可奈何的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车窗外也是一片黑乎乎,路两旁的树影被风吹得摇摇摆摆,影影绰绰,形同鬼魅。

车继续平稳的向前开,林秋感觉头有点重,晕晕乎乎的,他不禁闭上了眼睛。

突然,恍惚间,林秋似乎看到一个女人上了车,那个女人穿着蓝色的裙子,苍白、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径直向林秋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阴飕飕的寒气,一双诡秘深邃的眼睛在冷冷的盯着他……

林秋一个激棱,猛的睁开眼睛,车厢内除了他和司机,依然空荡荡的,司机仍然在全神贯注的开着车。

他呆呆的看着车窗外。雨,似乎越飘越密,冷凄凄的打在车窗玻璃上,在他的心里溅起一种彻骨的冰凉。

不一会,他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间,林秋总觉得有一双诡秘的眼睛在黑暗中冷冷的盯着他,似乎那双眼睛就躲在他的后面,他的脊背不知不觉又一阵冰凉,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强,但他不敢往后面看。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车子猛然停了下来,车门“嘭”的打开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女人已经下车了。借着路旁昏黄的路灯,他发现那个女人穿着蓝色的裙子,一张脸在路灯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显得更加苍白凄凉。望着那张既熟悉又令人恐惧的脸,林秋的头“嗡”的一他将红莲摁倒,占有了她那不成器的硷害怕红莲会将此事告知于所有人,硬是活生生的掐死了红莲,并将红莲的尸体丢入了池塘中红莲沉了下去,再也找不到了不久,这里便开满了红莲下子大了数倍,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心里的恐惧像黑色的海浪一般狂袭过来!

他颤颤抖抖的问司机,那个蓝衣女人什么时候上的车?

“她一直都坐在你的后面,你不知道吗?”司机的声音依然阴阴的,有点恐怖。

林秋“啊”的一声一下子瘫倒在座椅上,呼吸急促,额头上冷汗淋漓。他这下子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直感到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他,原来,那个可怕的蓝衣女人就坐在他后面!

林秋完全被一种恐怖包围了,他战战兢兢的走向前去,打算靠近那个司机一点,这样也许就不那么恐惧了。然而,当他的目光一触到司机那阴沉的背影时,又止住了脚步,因为他觉得那个司机同样令人感到恐怖!他只好退回原来的座位,心惊胆跳的坐了下来,幸好此时车子已经驶进了市区,有了光亮。

“司机,能不能放一下音乐,太静了。”

“你想听什么音乐?”司机冷冷的问,依然没有回头。

“随便什么音乐都可以。”

司机往音响里塞进了一个磁带,奇怪的是,半天都没有音乐响起来。

林秋正在纳闷,突然,音响里有了动静,然而传出来的不是音乐,而是一声极其低沉恐怖的女人声音:

“今夜十二点,我会来看你……”

第五节午夜敲门声

白月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桌上的饭菜她已经热了一遍,现在又快凉了,今晚,她特意为林秋做了他平时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然而,墙上的钟此时已过八点了,林秋还没回来,打他手机,却又关机了。

窗外,一片漆黑,雨淅淅沥沥的越下越大。屋里,偌大的空间显得空荡荡的。白月的心里掠过一丝隐隐的不安。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客厅的门,希望听到林秋那熟悉的脚步声。

时间已经过了九点。

白月心里有些慌乱,她一遍遍的拔打林秋的手机,然而总是拔不通。她又打电话到报社去,值班的同事说林秋还没回来。

白月放下电话,头脑一片混乱,她不知道林秋究竟去哪里了,或许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车祸?遭遇歹徒?白月不敢往下面想,她感到浑身乏力,心里慌乱得有点无所适从。她来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一阵风夹着雨丝猛的向她吹过来,顿时她感到脸上凉凄凄的,她慌忙把窗重新关上,心里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林秋,你到底去哪了?”

白月在心里自言自语着,她既担忧又害怕。此时,她多么希望林秋立即出现在她的面前,然而门外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她重又坐回沙发上,怔怔的发着呆。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点。

白月越来越觉得困。林秋不回来,她也没有了食欲,只得把桌上的饭菜放回冰箱里,然后到洗澡间冲了个热水澡。洗完澡后,她感觉精神了许多,于是又在客厅等林秋。他的手机依然打不通。

十一点了,林秋依然没有回来。

睡意一阵阵的袭来,白月实在是撑不住了,她关掉客厅的灯,回到了卧室。她一个人不敢关灯睡觉,只得把床头灯打开,抱着枕头坐在床头发了一会呆,然后怀着一丝隐隐的不安迷迷糊糊的睡去。

白月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她梦见了林秋,他浑身是血,双眼的眼珠被凶残的歹徒挖掉了,没有了眼珠的眼晴显得黑洞洞的,异常恐怖。但是他还活着,他跌跌撞撞的走在一条林荫密布、杂草丛生的山路上,他在一遍遍的呼唤着白月,声音充满了痛苦和凄凉。突然,林秋的头发在纷纷脱落,接着头皮也在脱落,脸上的肉也在一块一块的脱落,慢慢的,他的头变成了一个狰狞恐怖的蓝骷髅……

白月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她浑身是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个可怕的梦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缠绕,挥之不去。她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她实在无法抗拒恐怖对她心灵的侵蚀,她哭了,低低的啜泣起来。

正在此时,她仿佛听到有人在敲门。她顿时止住了哭声,仔细的听。然而,却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白月心里觉得有点奇怪,她明明听到有人在敲门的。又听了一会,依然没有动静。也许是自己恐惧过度,产生了错觉吧。这么想着,白月也没有去多想。她起床倒了一杯热开水,坐在床上慢慢的喝着,她想借开水把心里的恐惧压下去。

喝完了开水,她心里的恐惧感渐渐的淡去,感觉平和、舒坦了许多。她放下杯子,重新躺到床上,虽然感觉很累,但是再也难于入睡。

正当白月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这一次白月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有人在敲门鬼现身,其实是我们事先策划好的:十字路口有个下水道,秦疤瘌扮鬼吓跑陈大胆后又钻进了下水道,这幕恰好被小虎看见了。。深更半夜的,谁会在这时候来敲门?会不会是林秋回来了?但是,林秋有钥匙的呀,他为什么不直接开门呢?也许,也许是他的钥匙丢了。

想到这里,白月迅速的下了床,她把客厅的灯打开,问了一声:“林秋,是你吗?”

门外没有人回应,白月心里有些诧异,她忐忑不安的来到门边,犹豫了一下,便把眼睛凑到门上的猫眼上……

突然,白月像触了电一般,整个人傻傻的呆住了,她脸色变得异常的惨白,嘴唇在哆嗦着,眼里堆满了巨大的恐怖……

第六节神秘失踪

天亮了。

林秋终于回来了,他两眼通红,满脸疲惫,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

白月乍一看到他,像见到了久别的情人一般,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抱着他痛哭起来,哭得双肩一耸一耸的,很是伤心,林秋紧紧的搂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膀。

过了一会,白月终于止住了哭声,她盯着林秋那张憔悴、忧郁的脸,心里充满了怜惜。

“林秋,你昨晚到底去哪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说着,白月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脸上充满了委屈。

林秋帮她擦干了眼泪,搂着她坐到沙发上。

“白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担惊受怕了,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

“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一夜都没回来呢?”

“我……”林秋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恐惧。他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他突然问白月:“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经林秋这么一问,白月猛的想了昨晚那恐怖的一幕!今天早上,看到林秋平安回来,她又惊喜又伤心,倒把昨晚发生的事给忘了。

林秋看到白月的眼睛里突然瞬间充满了恐惧,躺在他怀里的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心里不禁一惊,他急急的问道:“白月,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又看到了,看到了蓝骷髅?”

白月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不是蓝骷髅,是,是一只可怕的眼睛!”

白月颤颤抖抖回忆起昨晚那恐怖的一幕……

昨晚,当白月把眼睛贴到门上的猫眼的时候,她心头大骇,立即吓呆了!从猫眼里,她看到一只眼睛,那是一只混浊、古怪、诡异的眼晴,那只眼睛也贴在猫眼上,正阴森森的往里面看她!

说到这里,白月压抑不住心头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又哭起来。林秋心头一颤,脸上早已堆满了恐惧,他强作镇静,不住的安慰着白月。

好不容易,白月才安静了下来。

“那,后来呢?”林秋虽然不忍心再刺激她,但他又不得不这么问。

“后来,我问他是谁,为什么深更半夜来敲门?”白月似乎缓和了一些,声音不那么紧张了,“然而,门外的人却不说话。过了一会,我听到了有人走路的脚步声,好像是那个人下楼去了……”

林秋心乱如麻,脑袋一片混浊,他不知道,那个半夜来敲门的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心里清楚,更恐怖的事情还会接踵而来,他不知道接着又将会发生什么事……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刚好八点,该去上班了。正在此时,电话突然急骤的响了起来,听着那尖锐刺耳的铃声,林秋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迟疑了一下,拿起了话筒,话筒里传来了林忘仇的妻子张玉玲的哭声……

片刻,林秋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握着话筒的手停在了半空,整个人一下子呆立不动了。“林秋,你怎么了?是谁的电话?”看到林秋那怪异的样子,白月慌了。

过了良久,林秋才缓缓的吐出一句话:“林忘仇失踪了!”

第七节隐情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林忘仇的下落依然不明,没有一丝音讯,连警方都显得束手无措。

据他的妻子张玉玲说,七天前的夜里,那个恐怖的女人又在他们家的房子外面哭,隐隐约约的似乎那个女人还叫着林忘仇的名字。后来,林忘仇就起了床,奇怪的是,他起床后没像往常一样立即拿起手电筒就冲出去,而是慢慢的换了衣服,穿好皮鞋,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还在黑暗中摸到梳子梳了一下头发,这一切都做完后,他才慢慢的走了出去,那神情像是梦游,他那古怪的样子把张玉玲都吓呆了。

自从他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神秘的失踪了。

林秋正坐在开往郊区的公车上,他准备去文豪村林忘仇家。林忘仇的神秘失踪对他的打击很大,恐怖就像一张看不见的巨网,正在慢慢的收缩,而他和林忘仇或许还有更多的人正是这张恐怖巨网笼罩下的鱼儿,一个也休想逃得掉。

林忘仇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许他已经死了。下一个失踪的人有可能就是他林秋。

想到这里,林秋心里一凉,额头上不禁渗出了汗珠,他实在没有勇气再往下面想。当车经过上次那个站点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那个神秘的蓝衣女人一直都躲在暗处,冷冷的盯着他。他甚至怀疑她不是人而是一个鬼魂,是一个无处不在的幽灵!

站牌下并没有人,然而林秋始终觉得她就躲在附近某个黑暗的地方,正在冷冷的盯着他。他突然神经质似的往自己的座位后面看了一眼,坐在他后面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一看就是郊区的农民。

车子终于到达终点站了。林秋下了车径直向文豪村的方向走去。

郊外的天气似乎比城里冷了许多,天空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

林秋匆匆的走在通往文豪村的路上,这条路显得非常的阴郁,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木,地上铺满了落叶,由于天气不好,整条路显得更加阴森森的。林秋心里有些慌乱,他感觉到有一个人一直都跟在他的后面,他停住脚步,猛的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车上那位中年妇女。那位中年妇女也停住了脚步,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慌乱,她尴尬的朝林秋笑了笑,露出了一嘴参差不齐的牙齿。

林秋不再理会她,把脚步迈得更快了,地上的落叶被他踩得“沙沙”作响。

很快,他便来到了林忘仇的家。

自从那个女人经常夜里在他们家的屋外哭,还有那个恐怖蓝骷髅的出现,最近,林忘仇又神秘失踪了,一系列的恐怖事件已经把这个家庭搞得死气沉沉,整个房子都弥漫着一种阴森森的鬼气,村里的人都不敢靠近他们的房子,每经过这里都无不像遇见了瘟疫一样远远的避开。

林夜深人静,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觉得毛骨悚然,心裡面已开始默默的喊着"阿弥佗佛"快来救我.我很害怕!!很自然的把棉被都往头上盖,但无论我怎麽盖,那把刺耳的怪声还是很清楚的传入我的耳朵..过了阵,怪声停止了,我很清楚的听到窗外传来很多人杂声..忘仇的父亲林永福一声不吭,他在沉闷的抽着烟,脸上愁云密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忘仇的妻子张玉玲两眼红肿,满脸憔悴,也一直都沉默不语。她和林忘仇才刚刚结婚不到半年,如今,丈夫却神秘的失踪了,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往后的日子不知该怎么过。

“大叔,忘仇今天有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许久,林秋才打破了这令人压抑的沉默。

林永福缓缓的摇了摇头,一双混浊的老眼漠然的望着窗外。林秋从那一张布满沧桑的脸上似乎读到了一种历经痛苦浩劫后所表现出来的麻木和冷漠。

突然,林永福奇怪的问林秋:“你父亲当年逝世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林秋闻言一怔,想不明白林永福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父亲当时在弥留之际,留下一些口头遗嘱,但是这些遗嘱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嘱咐我好好做人,好好照顾我母亲之类的话。”

林秋说着,不禁感到一阵的伤感。因为,在他父亲逝世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母亲也撒手人寰,离他而去了。他记得,他父母在世的时候,似乎没有一天开心过,整天郁郁寡欢。特别是他父亲,夜里还经常做噩梦,似乎一辈子都在承受着一种灵魂上的痛苦的折磨,直到死的那天依然没有摆脱这种痛苦。

林永福又陷入了沉默,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眼里的神情变得异常的复杂,有痛苦、有害怕、有担忧、有绝望也有冷漠,令人难于捉摸。从"孽畜,还不快走。"林永福的眼神里,林秋察觉到他有一种难言之苦,似乎他的心底里埋藏着某种可怕的秘密……

天色已经不早了,林秋起身向林永福告别:“大叔,我要回去了,您要多多保重!忘仇一旦有消息,请您马上苏更生作为外科医生,心理素质自然远超般人,强作镇定说:"我是"给我打电话。”

林永福默默的把林秋送到门口,正当林秋要跨出大门的当儿,林永福突然缓缓的说了一句话,声音充满了凄凉和伤感……

话音刚落,林秋心里一凉,仿佛被人突然抛进了冰窟窿里,整个人顿时变呆了。

第八节可怕的夜晚

林秋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沉思,他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蹊跷。“这一天终于来了。”林永福在他临走时突然说的那一句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他突然觉得林永福是一个迷,一个非常难解的迷,他甚至敢肯定,在林永福的心底里,一定埋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可怕的秘密,这个秘密很有可能跟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的恐怖事件有着某种关联。

差不多快到公路旁的车站了,林秋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他隐隐的有一种预感,他觉得今晚一定会有事情发生,而且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停下脚步,稍微犹豫了一会,便掉头往文豪村走去。

林秋折回到文豪村,他没有去惊动林永福,而是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天黑后,他悄悄的来到林永福的家,在他家外面附近的一堆杂草丛中埋伏了起来,他在等待那个可怕人物的出现。

文豪村的村西住户稀少,林永福的家更是孤伶伶的座落在村西尾,房子坐北朝南,南面是一片空旷的菜地,北面是一片小树林,西边是通往坟山的路。距文豪村西面不远,是一大片荒山,这座荒山自古以来就成了附近农村埋葬死人的坟场,文豪村的原名坟头村也正是因为这座坟山而得名。放眼望去,整座山坡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坟墓,这座山除了清明时节人们成群结队的上山扫墓以外,平时是没有人上山的,即使再胆大的人也绝不敢独自一人上山。听村里人说,这座山不管白天黑夜都有冤魂野鬼出没,特别是晚上,经常听到山上隐隐约约的传来凄厉的哭声和喊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正因为如此,才没有多少人愿意住在距离坟山最近的村西,人们都集中住到村东去了。

时间正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笼罩下的文豪村一片寂静,村西更是一片死气沉沉,看不到一个人在活动。随着夜越来越深,本来一直阴霾的天空,此时却出现了一轮朦朦胧胧的月亮,借着黯淡的月光,依稀可以看清附近的一些事物。

林永福的家现在已经看不到灯光了,他们家的屋后有两棵高大繁茂的榕树,此时整栋房子掩映在一片阴森森的树影中,屋子的上空似乎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令人望而生畏。现在屋子里就剩下林永福和儿媳妇张玉玲两个人了,他的老伴早已去世多年,儿子林忘仇至今仍下落不明,不知道是死是活。

望着眼前这个原本和和睦睦而如今却变得支离破碎、死气沉沉的不幸家庭,林秋心中不禁涌起一种莫名的伤感,他的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他们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如今突然遭受到这种可怕的灾难,如果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灾难的话,林忘仇一家的命运也就是他即将迎来的命运,他心里很清楚,他是绝对不可能逃得掉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一点,深夜里的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躲在黑暗草丛中的林秋感到身子在微微的颤抖,他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两眼全神贯注的盯着林永福家的房子。

此时,从房子北边那片小树林里传来了夜鸟的啼叫声,这一声声凄厉的啼叫声在这个静谧阴森的午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林秋感觉人生中第次逃课,小美向没有冒险精神,从镇子上的学校跑到了处刚刚开发的厂区,第天,才狼狈的回到了家。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心里?时被罩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低沉的狗吠声,过了一会,那只狗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间狂吠不止,声音显得异常的凄厉和急躁。

林秋头皮一麻,心里顿时紧张起来,隐隐的感到有些害怕,他知道那可怕的一刻就要到来了,他的右手紧紧的握住早已准备好的一根拳头大的木棍,眼睛不安的向四周巡视。

就在此时,从林永福家的房子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是林忘仇的妻子张玉玲的呼救声!林秋心里一个激棱,猛的跳起来直向林永福家的大门奔去。然而大门却被牢牢的反锁住了,进不去。张玉玲的呼救声越来越凄厉,似乎遇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

林秋心急如焚,用力去撞门,然而,这铁门异常的牢固,不可能撞得开,他大声的喊林永福,但没有听到响应声。他连忙转到院子的东面,突然看到墙角下有一堆石头,他迅速的把石头叠起来,然后踩到叠起来的石头上面,免强的爬过了院墙。

呼救声继续从二楼林忘仇的房间里传来,但是明显弱了许多,那一声声凄惨、悲凉的声音充满了垂死前的绝望。楼上一片黑乎乎,林秋意识到张玉玲可能生命垂危,他来不及多想,迅速的爬上二楼,发现林忘仇房间的门并没有反锁,而是半掩着,他猛的撞开房门,迅速的摸到墙上的开关,房间里的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时,林秋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了吗?


在线客服机器人多少钱 http://www.easyliao.com/
亭亭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