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电资讯 创业交流 农业信息 旅游资讯 科技资讯 养生资讯 时尚资讯 面试技巧 故事会 服装服饰 新能源 it资讯 更多
首页 » 故事会» 内容正文

鬼话闲聊之落英成冢义务

发布时间:2020-06-24 16:51:55

叶楚凡望着阮君悦在厨房忙碌不停的背影,由衷感受到,家原是这般的温馨。

胸膛某处莫名的揪紧,握着玻璃杯的手紧紧,一个不经意间的决定瞬间点燃。他搁下玻璃杯朝厨房走去。

阮君悦正在往两人碗里捞面条,叶楚凡的突然到来吓她一跳。

她不知叶楚凡哪根经搭错居然进了厨房,在她记忆里,叶楚凡从未踏过厨房,因为不屑也用不上。

他可是顿顿都在酒店,连家也显少回来,不过最近他倒是出奇的频频回家了。

这番一想,不免觉得好笑。

“出去!小心汤着你,弄好了叫你!”阮君悦提醒他说。

叶楚凡嘴角翘起,从身后一把圈住阮君悦,握着她的纤腰,将嘴贴附在她耳畔说:“我发现,你做饭的样子很可爱!”

说时冲着阮君悦耳根吹气,滚烫的气息让阮君悦耳根生痒,心里某根弦被触动,不由自主地撇过头,想与他拉开距离。

叶楚凡却不依她,她越避,他越贴得紧。

一不小心将面条弄在地上,气得阮君悦差点拿勺子敲他木鱼。

两人此时姿势暧昧煽情,一串热火倏然间在脸颊上升起,两人被一股道不明说不清的情愫环绕。

阮君悦说不清自己此时的状况,只觉叶楚凡似乎非常了解她,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几番撩拨已让她身躯软作一团。

然理智还是让她选择拒绝,却未能挣脱,反倒被叶楚凡将整个身躯扳过,两人四目相对,鼻息相缠。

她手里还握着勺子,一时不知怎么摆弄,未等想好,叶楚凡的脸已倾覆来,冲着那张惊惶失措的红唇吻去。

绵绵柔柔的芳甜由她唇瓣上传来,叶楚凡像着了魔咒般,一经沾上就再也放不开。一点点深入汲取这股芳甜。

趁着阮君悦张口说:“不”的时候,舌尖滑入檀口,进一步占取她的美好。

叶楚心从未如此温柔过,也许被她舍弃有些不甘心,也许是某种道不明的情愫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潜滋暗长,他不想触动那东西,那东西却偏偏越长越茂,直至占据他整个心扉。

阮君悦的思绪已抽空,身体软软地趴在叶楚凡怀里,这一刻已忘了挣扎和拒绝,任由他一步步侵入,直至被叶楚凡打横抱起,一步步朝卧室走去。

阮君悦只觉背脊处一软,人已被叶楚凡扔在床上。

游走的思绪一点点收回,望着熟悉的双人床,不免泛起苦笑。

结婚五年,这张床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的,他显少回来,就是回来也只睡书房,他与她永远隔了一道捅不破的心墙。

可如今两人已走到边缘,从此成为陌路,不知他又想玩什么?

一股酸胀堵在心头,让阮君悦缓不回气,赶紧伸手制止叶楚凡正在解她衣扣的手。

“叶楚凡,你清醒点!看清楚我是谁?”

叶楚凡闻声身躯一顿,被点燃的欲***火瞬间熄灭,勾嘴轻笑,难掩眸底的自嘲和不悦,迅即离开阮君悦。

“喔!恭喜你阮君悦,你又一次成功的勾引了我!”

阮君悦知他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也就不跟他啰嗦。

倏忽间从床上站起,整整凌乱的衣服,转身朝楼梯步去,就在要下楼那会,叶楚凡追上来冲她说:“你知道我从不做亏本买卖!那6%的股权可以给你,不过……”

阮君悦听闻他终于扯上了正题,不由停下脚步认真听着。

见他话说了一半又停下,知他是在吊自己胃口,不由在心里痛骂:可恶到了极点!

明明是她的东西,他却占着反过来要挟她,没天理啊!

“不过什么?”她的好脾气忍到了头,终于直接开了口。

叶楚凡见自己的话说到了她心坎上,得意一笑,一步步下了阶梯跟了来,片刻间到了阮君悦身旁。

眸光落在阮君悦慌乱的脸颊上,不怀好意地笑起,猝不防将她带入怀中,捏住她的下巴说:“我突然发现这五年你亏欠了我,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义务,所以……你得把亏欠我的补足了!”

“不可理喻至极!我想我们之间,谁亏欠谁,明人一看就明白!”阮君悦心头的火窜到了眉梢,使力推开叶楚凡朝厨房步去。

见锅里的面条已糊,气得直朝叶楚凡伸拳头。

这个欠扁的混蛋,连顿饭也不让她好好吃!

算了,与他是说不通道理的,还是吃完了赶紧走人!

阮君悦只能将糊了面用开水冲泡,重新做了碗汤捞出来吃。

到底是饿了,再难吃的东西也不挑剔。

叶楚凡见她吃得香,两手环抱于胸,往餐桌一靠,说:“啧啧!这样你都能吃得下!阮君悦你是猪啊!”

阮君悦被他这么一说,不免气急败坏,搁下碗说:“叶楚凡你太过份了!”

说时提包就走。

叶楚凡却像个游魂似的迅即堵上大门说:“陪我一个月!一个月后,那6%的股权就是你的!”

阮君悦想,他不过是要自己搬回来,反正他又不常回来,一个月与她倒没什么,不过是推迟一个月离婚,总比一直拖着要强。

“好,我答应你!你可不能再出尔反尔!”

阮君悦说。

“我叶楚凡以人格担保,绝不食言!”

阮君悦听他说起人格,不由苦笑。

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人格可言,不免带着一些鄙视,摇头说:“你的人格早就不值钱,我要你以叶氏财团的名誉起誓!”

叶楚凡微微一愣,继而勾嘴轻笑。

这女人还真较真,好吧若是这样能拖住她,起誓就起誓。

“可以!我叶楚凡以叶氏财团的名誉对天起誓:阮君悦若留在本人身边,一个月后将股权还给她!否则,叶氏一夜间名誉扫地!”

阮君悦见他说得认真,不觉有些好笑,可回想这句誓言似乎有哪不对。

不过她可没细想下去。

见时候不早,她得赶紧走。

叶楚凡见她举步要走,不忘提醒她说:“阮君悦该你屡行妻子义务了!”

说时朝她步来,圈住她的纤腰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

阮君悦心间一跳,瞬间明白他说得义务指得什么。心里直喊,这个腹黑的家伙又算计了她。


超竞教育 https://www.supergen-edu.com/
亭亭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