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电资讯 创业交流 农业信息 旅游资讯 科技资讯 养生资讯 时尚资讯 面试技巧 故事会 服装服饰 新能源 it资讯 更多
首页 » 故事会» 内容正文

通关文牒

发布时间:2020-06-24 18:02:26

萸桑将玉笛握在掌心,反复摩挲,觉得这笛子越瞧越眼熟,就是忆不起在哪见过?

正当她走神,宫人来报,柏栾欹在殿外求见。

萸桑收回神,将玉笛搁在案上。

柏栾欹双手作揖,朝萸桑行礼,“臣弟拜见皇后娘娘!”

萸桑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料知他不会无事来登她这三宝殿,忙道:“王爷有话请讲?”

柏栾欹眸光扫视众宫人,萸桑会意地屏退了宫人。

柏栾欹从袖中取出一把三寸长的弯刀。

萸桑一见那弯刀,眸眶一涩。

这不就是她的那把弯刀么,怎会在柏栾欹那,柏西笫人呢?

“陛下他……”萸桑料知柏西笫出了事,尽量控制好情绪。

“昨夜紫月大军突然反攻,我军防不胜防,死伤惨重。逃亡中,陛下不幸失足坠马,至今下落不明。随军的将士只在陛下坠马的地方拾到这把弯刀,便连夜送了回京!”

萸桑指尖颤颤,从柏栾欹手中接过弯刀,见刀鞘上沾着斑斑干涸的血渍,料想柏西笫定是受了重伤。

“可派人继续找?”萸桑握紧着弯刀。

“已经在附近连续找了三日,怕是……凶多吉少!”柏栾欹顿顿道。

见萸桑走了神,柏栾欹双膝着地,跪在萸桑跟前:“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皇兄生死不明,还请皇嫂早日下懿旨册立储君!”

萸桑耳根抽痛,不敢置信地望着柏栾欹。

这位文弱的小王爷,与之前大有不同。细想哪里不同时,殿外来了三五个朝廷要臣。

其中一位是庄贵妃的生父庄相国,其余几个,不用猜也知是庄相国的同党。

瞧这几位的神情,不似为着如何找寻柏西笫的事来,倒像是要借此逼宫。

她是异邦公主,朝上没有自己的亲信,他们此番来,不过是想借着她皇后身份,要立庄贵妃的儿子为太子。

萸桑心生怒意,瞪了眼柏栾欹。

“王爷可是与相国一早商议好的,只等本宫来盖印?”

柏栾欹闻之轻笑。

他低估了萸桑。

此时的萸桑,分明已将他的心思看破。

他是想借着太子年幼,想独揽大权,可那庄贵妃父女又怎容得了他!他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皇嫂多虑了!臣弟只是想借此安抚大臣,待日后皇兄归来,一切便可恢复到从前!”

萸桑轻笑。

倒是想得周到!

这是个扮羊吞虎的人,之前装作的羸弱,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此人怕是早就谋划多时,心机十分了得,说不定柏西笫的失踪与他少不了干系!

“此事,容本宫想想!”萸桑只能拿话搪塞他。

她到底自己没有儿子,无论立谁与她都无好处!若是柏西笫还活着,她还能顶着个皇后名号,若是柏西笫不在了,朝中无人会服她,她又如何立足?

柏栾欹见她一脸疲态,行完礼后退出了殿。

见庄相国等人还在等着召见,笑着冲庄相国等人道:“娘娘累了,立储之事还是改日再议吧!”

庄相国朝殿内张望,见萸桑单手支着额头,有气无力地横在贵妃榻上,虽有不甘心,但也不好明着与柏栾欹翻脸。

萸桑从没想过,自己的处境会这般凶险。比之上战场,还要让她提心。

柏西笫是个何等精明的人,怎会被柏栾欹骗了这么些年!

或许是柏栾欹的演技太过好,他骗过所有人,自然也骗过了柏西笫。如今朝堂已落在柏栾欹等人手里,这宫里与她就是个囚笼。

柏栾欹如今面上敬着她,不过是给她点薄面,想依仗她,明正言顺的登上那张龙椅。

萸桑越想越头疼。

这皇宫里里外外全是柏栾欹的人,她该如何脱身?

魏翰!

萸桑揉揉作痛的脑穴,猛然间想到个人。

魏翰是柏西笫的人,这点她十分肯定。

或许他能帮到自己。只是现在,魏翰已被调离皇宫,驻守城门去了。

萸桑陷入沉思。

见夜色渐渐漫下,便说自己想去浴池沐浴。

那浴池设在宫外,途经城门,应该有机会遇上。

想到这,萸桑忙让宫人去安排沐浴一事。

那宫人虽领了命,但却做不了主,跑去向柏栾欹请示。柏栾欹自然会防着萸桑,又加派些人手跟了来。

凤辇经过城门时,萸桑左顾右盼就是没瞧见魏翰,眼看就要过城门,萸桑抬头见城楼上有道黑影,心中一喜。

将一只凤钗拔下,顺着辇车车轮扔下。

待队伍经过,那守门的将士见地上有东西闪烁,忙拾起,见是只做工精良的凤钗,料知是皇后娘娘之物,不敢私藏,忙上交给魏翰。

魏翰捏着凤钗瞧了瞧,道:“确实是皇后娘娘之物!本将军这就给送去!”

萸桑坐在石凳上,等着魏翰,听闻殿外有人说话,料知是魏翰来了。

忙冲守在外的宫人道:“本宫在沐浴,不方便见人!且让魏将军去凉亭那等着!”

宫人忙去回了魏翰。

魏翰是个耿直人,听萸桑这么说,便乖乖在凉亭里等她。

大约魏翰刚到凉亭,换了身宫女装的萸桑后脚已到。

“娘娘你……”魏翰瞧着眼前的萸桑很是吃惊,片刻间了然于心。。

“想必将军已知皇上失踪之事!”

萸桑开口道。

魏翰点头,“娘娘是想去找皇上,又怕被栾欹王爷发现!”

“本宫不怕死,只是这栾欹王爷扮可怜了这么些年,若不给他个机会表现,岂不白费了他这些年打的心思!”

“娘娘的意思是?”

“帮本宫弄份通关文牒,本宫要去紫月国!”

魏翰眉头蹙起,抱拳道:“这个……若被发现……”

“放心,本宫不会为难将军!”

见有人来,萸桑忙背过身,低声冲魏翰道:“三日内,务必要将通关文牒弄到手!此事拜托给将军了!”

魏翰知她心意已决,便应了她。

凤仪殿里的宫人全被柏栾欹换了,萸桑知柏栾欹是想困住她,也不明着跟他较真,每日吃吃睡睡,到也让那些宫人寻不到什么可说的。

直至第三日,魏翰果真弄到了通关文牒,只是宫里皆是柏栾欹的耳目,他只得将那东西藏在御花园假山里。

萸桑接到魏翰的书信,待天一黑,换了衣裳,溜出殿,取出那牒文。随后回殿,将一名宫女打晕,又将她易容成自己的模样,塞入凤榻。


留学生回国如何办理法国旅游签证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1K714/
亭亭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