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电资讯 创业交流 农业信息 旅游资讯 科技资讯 养生资讯 时尚资讯 面试技巧 故事会 服装服饰 新能源 it资讯 更多
首页 » 故事会» 内容正文

丧尸出笼

发布时间:2020-10-17 13:41:17

张铁柱是个捕快,是一个非常出名的捕快。

他的爷爷是个捕快,他父亲是个捕快,他的师傅也是个捕快,他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捕快。

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张铁柱从来没有失败过。

无论是多难抓的贼,无论这个贼有多厉害,张铁柱把他捉回来,把他押进囚车,关进县衙的大牢里,再送上断头台。

每次的任务他都成功了,所以他很出名。

张铁柱会功夫,但那只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连一块砖头都劈不开。

张铁柱也识得一些字,却很有限,一部完整的施公案都读不下来。

他之所以每次都能抓到逃犯或者是贼,是因为他心够黑、手够狠,所以他成功了。

每次接到抓捕任务,他都会问清楚疑犯的性别、年龄、以及体貌特征。

当他把这些,问题全都弄清楚之后,就开始寻找疑犯。

只要有任何一个人符合这些特征,那么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疑犯,张铁柱都会将他捉到,割掉舌头,让其不能说话;这把胳膊打断,让其不能写字。

这样张铁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无论这个人是不是疑犯,他都会走向断头台,是被张铁柱亲自送上去的。

每一个头颅砍下,都变成了白花花的银子,装到了张铁柱的衣兜里。

最近,县里又闹贼了,是个采花贼。

这个采花贼无恶不作,胆子特别的大。

很多富户的千金和小妾,都被这采花贼糟蹋过,导致这些富户们齐聚县衙,向知县老爷联名告状,要求知县老爷尽快将的采花贼捉拿归案。

知县老爷收到了大笔银子之后,对捉贼的事嗤之以鼻。

他不愿意多管闲事,有那多管闲事的时间,他还不如听一听小曲、喝一喝花酒呢。

可这个采花贼的胆子太大了,他糟蹋完这些富户的千金和小妾们,又把目光瞄向了知县老爷的后花园,

知县老爷的后花园,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养着知县老爷十几房姨太太,个个花容月貌,美若貂蝉。

是知县老爷最为看重的地方,知县老爷每天都在后花园里和这些姨太太们花天酒地。

可这个采花贼的胆子就是这么大。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个采花贼居然成功了,他采完花之后,还顺手把知县老爷变成了太监。

这可是一件大事,采花贼闹到知县老爷的家里,还把知县老爷变成了个太监。

知县老爷发怒了,发誓要将这采花贼捉到,捉到之后碎尸万段,把他的尸体喂狗。

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张铁柱身上,知县老爷下令,三天之内必须破案,如果找不到疑犯,就把张铁柱关进大牢。

为了解采花贼的体貌特征,张铁柱走访了知县老爷的后花园。

他向知县老爷的那些姨太太们询问采花贼的特征,可他一提到采花贼,那些姨太太们就扭扭捏捏,声称那个采花贼很厉害,她们好想采花贼多来几次。

张铁柱没有寻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不知道这个采花贼究竟长什么样,多高、多胖、多瘦?

可这一切都难不倒他,所有人都不知道采花贼的体貌特征,那也就说明,这些人都不认识这个采花贼,事情也就好办了。

张铁柱在大街上来回的巡视,他把目光瞄向了那些无家的乞丐们。

这些乞丐没有家,也没有亲人,更没有人知道他的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将要去哪里?这样的人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

张铁柱就是想找一个年轻力壮的乞丐,只有年轻力壮的乞丐才能做那些事情,才能让知县老爷的姨太太们那么满足。

张铁柱整整找了一天的时间,这些乞丐都瘦骨嶙峋、老弱病残,不符合他的要求。

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符合要求的乞丐,进入了他的眼帘。

这个乞丐衣衫褴褛,面色呆滞,嘴角流着口水,身上散发着恶臭,手里还抓着一块生肉,傻呵呵地啃食生肉。

这个乞丐看上去很强壮,这也就符合了张铁柱的要求。

最让张铁柱满意的是,这个乞丐有些傻,他不会反驳什么!

这个乞丐被张铁柱牵走了,关了县衙里的牢房。

因为采花贼已经闹到了知县老爷的家里,所以这个乞丐很受重视,被牢头安排了一个单间儿。

张铁柱找知县老爷复命之后,知县老爷对他说,他不想公开审理这个嫌疑犯,公开审理的话,顶多把这个疑犯发配边疆,那就太便宜这个疑犯了。

他代给张铁柱,让张铁柱用囚车,把这个疑犯拉到郊外的小树林里碎尸万段,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知县老爷的命令,张铁柱怎敢不从,

第二天一早, 张铁柱找了一辆囚车,赶着囚车来到了牢房,把那个傻乞丐装进了囚车里,赶着囚车出了城。

出了城门之后张铁柱的心里就美滋滋的,因为他知道,他这件事如果做完的话,知县老爷就会更信任他了。

博得了知县老爷的信任,升官发财指日可待,到时候他也要像知县老爷一样,娶上十几房姨太太。

咔嚓咔嚓,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事,囚车上传出了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很是刺耳,让他忍不住转头观察。

他看到那个傻乞丐正在用自己的手抓挠着囚车上的木头,那声音就是傻乞丐的手抓木头发出的。

让张铁柱难以相信的是,这傻乞丐的手指特别的坚硬,在囚车的木头上饶出了一道一道的爪痕。

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现意外,张铁柱抽出了腰刀,对着傻乞丐的手砍了一刀。

这一刀砍下去,就把傻乞丐的手砍断了。

让他奇怪的是,这傻乞丐的断手上居然没有流出鲜血,只是流出一种散发着腐臭味儿的黄色脓水,滴滴嗒嗒的看着非常恶心。

更让他感觉到惊恐的是,傻乞丐的手被一刀砍掉之后,傻乞丐居然没有丝毫的疼痛感,面无表情。

张铁柱害怕了,他知道这个傻乞丐一定不是活人,应该是一只丧尸。

张铁柱惊恐的后退着,他现在已经心生惧意,想要转身逃跑了。

咔嚓,

这次的咔嚓声比较大,那个在车上的囚笼,已经变成碎木屑四处飞散了,丧尸也从囚笼里出来了。

他一出来之后就迅速的扑向了张铁柱,张铁柱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可他的刀砍在丧尸的身上没有丝毫的用处。

丧尸一口一口的撕咬着张铁柱的肉体,直至把他啃一具骷髅,那个丧尸才停下!


电竞培训 https://www.supergen-edu.com/
菊菊信息网